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浅唱流年,细嗅阳光

有梦,就有世界—田正刚教育博客

 
 
 

日志

 
 

被遗忘的那个表情  

2015-03-20 08:3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遗忘的那个表情(306 颜晓玲)

看着照片上父亲的笑容,很难记得当初父亲脸上苦涩和难以言说的尴尬。几乎被遗忘的那个表情——是痛苦。 

父亲是白手起家商场上的生意人,经历过失意,经历过坎坷。可能他走过的路比我们读过的书还多得多啊!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虽父亲学历不高,走过的路却远远多过我们所读的书啊! 在我眼里,父亲是高大的,结实的,强悍的,无所不能的。以至于每次看着他的照片,脸上挂满了笑,内心的坎坷曲折无人能想。那个表情是不堪回首的过去,父亲自己可能不清楚,那晚也只有我看到。于是我把它藏在心里,直到现在。 

是前年吧!过年前几天,和我们厂家合作的另一家厂房老板是个年纪不小的外地人,父亲对他没有怀疑。哪知他将我们的布料买了还没来款,第二天早已卷款而逃。不止我们,父亲些个朋友,亦是如此。 那可是十几二十多万的大款笔呀!况且更冤的是那老板卷款就走,留下几十个拿不到工资回家过年的外地人。确实很可怜。据说,叔叔当时带几个人还拖辆车是想追回前几天被买过去的一大批布料时,其中工人里有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还把叔叔的衣服给撕扯破了呢!她是孕妇,叔叔也不敢去推打她。看得出,情况很糟糕! 于是后来那厂里有人举报说我们家里带人带车去拖货回来。原来这些个领不到工钱的外来打工者也只是为自己讨回公道,想把那些布料押在那儿换成工钱来抵的,自然不稀奇。但父亲自然也就被带去派出所问话了。我们都清楚,他肯定会极力地否认。但是…… 我清楚地记得,出事的那晚恰好母亲和哥哥姐姐去买年货了。一直没回来。家里又剩我一个人实在有点害怕。我们家住在三楼。我没吃晚饭却不饿,满脑子装的都是父亲被叫去问话这件事。等了又等,时间滴滴嗒嗒像极了魔鬼的步伐。我确实紧张害怕,我的表情已经出卖了我。连我的呼吸都没办法平稳地控制,急促。

看到车子开了进来,心中的几块石头当中最沉重的跌落下地。总算是回来了。我下意识地开了门。随后就听到因空旷而发出的用力的关门声的回声。再就是父亲沉重的步伐踏在石砌的楼梯上被迫发出的皮鞋的咯咯声。同样,楼梯上也有暗藏的小小的回声。楼梯口的感应灯也不知怎的,都不约而同的坏了,一盏也不亮。父亲就全身随着脚底沉重的皮鞋拖着上来了。我隐约感受得到父亲整个人都是垂着头丧着脸走的上来。楼梯处的气流像是无法通流,和我一样,屏住呼吸,不敢出半点声音。我能想象待会他肯定是黑着一张脸。那个表情是种难以想象的痛苦。 

果不其然,三楼的大门轻易地被打开。随之而来的父亲沉重的身子,沉重的步伐,沉重的话语脱口而出:爸,去吃饭了!心里本已作了充分的打算,如果父亲没有做声,那我也只能尴尬又落魄地离开,不烦他。我实在想不到烦恼不已的父亲听到我这么一说,才恍然知道这里还有个我的存在。本来昏沉的脸色瞬间恢复正常,但我明白那瞬间父亲为了我那表情是装出来的。装出来的笑,我明白,转过身后父亲肯定又是难以言说的苦涩不堪的表情。

那瞬间的那个表情,很容易被我遗忘。再回忆起来,却也是刻骨铭心地深刻。

老师的话:请同学们点评,并署上自己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